太阳底下最伟大的母爱——若羌县居民帕太木汗·巴拉提一家不离不弃救治汉族脑瘫儿
发表时间:2015-05-08    来源:若羌文明网

图为 帕太木汗·巴拉提正在教儿子叶武金玩玩具,以锻炼他的动手能力。(通讯员 马宏伟 摄)

  帕塔木汗今年58岁,丈夫在若羌县公安局当协警,有一个女儿去年刚出嫁,家里还有一个10岁的汉族儿子叶武金。像她这个年纪都开始清闲了,可是她却还在不停的奔波,家住2号小区的帕太姆罕巴拉提却还在为照顾脑瘫儿子阿迪力江日夜操劳,一下子就已经度过了十个春秋。这份无私母爱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,只有一份默默的坚守,帕太姆罕巴拉提说“只要自己还能动一天,就会继续照顾他一天。”

  其实阿迪力江不是她的亲生儿子,而是在十年前的一个冬天帕太姆罕和她的丈夫到吾塔木乡捡柴,在水渠边突然听到一阵阵婴儿微弱的哭声,她循声走去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包裹,她打开那个小布包,抱起那个可怜的小生命,解开自己的衣襟,把快被冻死的小生命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前。从此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儿子了。这一年,帕太姆罕46岁,女儿阿依古扎16岁,可怜的小生命也就是六七个月,凭孩子身边的纸条知道他是一个汉族男婴,名叫叶武金,因脑膜炎造成脑瘫。本来就艰难的生活,再加上一个脑瘫的婴儿,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“这个孩子不能要,要了就是个累赘,你们的日子该怎么过啊。”面对亲朋好友的劝说,帕太姆罕毅然决然地把孩子带回了家,“这是个活生生的命啊,让我们遇上了,我就要养活他”。

  阿迪力江从一出生就注定了是妈妈永远的负担,因为他是脑瘫患儿,脑瘫意味着终身的残疾,往往还伴随有智力障碍,所以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所抛弃。帕太姆罕巴拉提从来都不能清楚地听到儿子叫一声“妈妈”,但“妈妈”始终默默守护着他,从没有想过放弃。

 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,帕太姆罕开始了近似疯狂的打工生活,到宾馆当清洁工、饭店当洗碗工、到热力公司当运煤工、到小区当门卫,虽然这些又苦又累的活的累计也不够支付给儿子做手术的钱,但她为了给自己的汉族儿子治病,满身病痛的她一天天一年年的坚持了下来。

  走进帕太姆罕巴拉提家,那是县上分给她的廉租房,面积很小,没有半点的装修,也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,甚至找不出一张像样的椅子。今年57岁的她仍然没有固定工作,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全靠丈夫卡米力亚森当协警的那一点微薄收入,日子过的十分清贫。

  2013年3月,在胜利社区的帮助下,为叶武金申请了大病救助,成功的做了第一次脑蛋白介入手术。已经十岁的叶武金说出了人生的第一句话,虽然只有一个字;已经十岁的叶武金第一次挪动了自己的臂膀,虽然只有一个动作。但帕太姆罕高兴的说“感谢党,感谢政府,我儿子有希望了”。

  帕太姆罕巴拉提的脸上则是一种饱经沧桑、毅然坚持的笑。不大的房间被她打理得十分整洁,许多地方还充满着“过日子”的智慧:厨房里装油盐酱醋的瓶瓶罐罐都用塑料袋仔细包好,而在灶台一角,则是一家人晚上的菜———从菜店捡回来理好的青菜,帕太姆罕巴拉提笑着说儿子挺乖的,有什么就吃什么。而问她有什么愿望时,帕太姆罕巴拉提想了半天,说:“儿子能好起来。”

  岁月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逝,阿迪力江虽不会说话,行动也不便,更谈不上为父母干活、分忧,每天在家里的板床上躺着。 

  如今,在胜利社区的帮助下,帕太姆罕有了自己的早餐店,还把她安排为社区的楼栋长。

  “我的儿子有救了,社区每个月给我一百元补助,我的早餐店生意也挺好,感谢党,感谢领导,我一定把楼栋长干好,一定把早餐店做好。我一定把我的儿子治好,让他能自己照顾自己。”帕太姆罕满怀信心的笑了。给她做采访的工作人员也笑了,因为我们看到了最美妈妈在楼兰故地永远盛开!

  当问及快六十岁的帕太姆罕是不是感觉很辛苦时,她一再挥着手说没什么没什么,也许她多年的坚持已成了习惯。说到生活的苦难,帕塔木汗几次动容,但是提起今后的生活,帕塔木汗依然充满希望。“以后自己老了,就把孩子交给女儿抚养。只要还有一丝希望,就要尽力给孩子治疗,希望他将来能像其他人一样,有个健康的身体。”她还一再说照顾儿子是自己份内的责任,至于自己,帕太姆罕说她的愿望就是自己能照顾好阿迪力江,虽然不知道自己还能陪他多久, 但她希望越长越好,希望儿子的生活在她的照料下能像快乐如意。

责任编辑:李 宜轩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