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刺刀书写的谎言》:不可遗忘的“文化战争”
发表时间:2015-12-09    来源:
标题:不可遗忘的“文化战争”(新书创作谈)

  《刺刀书写的谎言》:王龙著;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。

  今天已经很少有人知道,70多年前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中,一支由日本作家组成的“笔部队”曾经充当日军“思想战”的急先锋,其成员遍布中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缅甸等地。这些表面上文质彬彬的“笔部队”,与穷凶极恶的“枪部队”互相配合,大肆煽动战争狂热,为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打气。许多日本的知名作家都在“爱国主义”口号的煽动下,堕落成为对外侵略扩张的吹鼓手、马前卒。他们蒙蔽不明真相的日本民众,煽动成千上万的日本军人充当法西斯的炮灰,更加剧了战争受害国人民的灾难和痛苦,成为当代日本文学史最为耻辱的一页。

  而对于这段日本作家助纣为虐的“思想罪案”,至今鲜有对他们的彻底清算。相反,在二战已经结束70年的今天,日本右翼分子依然活跃在政治前台,诸多宣扬军国主义战争狂热的文艺作品又卷土重来,他们篡改历史、美化侵略的手法与当年的“笔部队”如出一辙,诸如电影《永远的零》《男人们的大和》《太平洋的奇迹》等等。日本很多文艺家正继承当年“笔部队”的衣钵重操旧业,故伎重演发动歪曲历史的第二场“文化战争”,更加居心叵测地为军国主义招魂,不断误导未曾经历过那场灾难的新一代青年。如果不及时揭穿日本新老“笔部队”一脉相承、蛊惑人心的老把戏,不掀开那层遮羞面纱,只会使日本极右势力日益猖獗,更加肆无忌惮地篡改侵略历史。

  作为从事历史创作的军旅作家,我有责任追溯厘清这段已被世人逐渐遗忘的日本侵华文学史。为此,我花两年时间创作完成了长篇纪实文学《刺刀书写的谎言——侵华战争中的日本“笔部队”真相》。写作中,我尽力找到大量日文原版资料,并对不同来源的史料反复辨正研判,力争使作品具备文学文献的多重价值。

  在我看来,日本“笔部队”的活动轨迹最早可追溯到明治维新。在日本军国主义侵华“国策”的形成过程中,早期一些启蒙主义思想家和作家如福泽谕吉、中江兆民、保田与重郎等人扮演了“笔部队”的开路先锋,很早就为发动侵略战争制造“法理”基础,在煽动侵华思想方面起了非常恶劣的作用。二战10年间,更是日本文学史上空前的“暗谷”时代。明治以来建立起的日本近代文学,几乎被法西斯狂潮摧残殆尽,军部策划下的“国策文学”成为文坛主流。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,日本军部立即在全军设置了军报道部,以空前阵容派遣随军作家、记者进入中国战场采访报道。

  随着侵略战争的大规模推进,“笔部队”阵容也不断扩大。一大批日本作家、记者开赴前线进行“笔征”,他们明火执仗地鼓吹对华侵略,煽动日本国民对战争的狂热情绪。日本各大文学刊物也沦为宣传战争的竞赛场,争先恐后开辟特写专栏,为日本的侵略扩张摇旗呐喊,一时间日本文坛热闹非凡,作家各显身手,全方位服务于侵略“国策”。如果按照作品题材内容划分,这些“国策文学”具体包括“兵队文学”“满洲文学”“皇民文学”“宣抚文学”“大陆开拓文学”等不同类型;如果按照作家身份划分,又分为“军队作家”“征调作家”“转向作家”等不同类别。限于时间关系,本书只作了大致分类叙述,也许概念不尽准确,但我希望能够通过对9名日本作家窥豹一斑的描写,引出对日本文化侵华史更加深入的探索研究,从而开辟抗战文学创作的“第二战场”。

  伴随时代的进步,我们有必要从人类生命价值的整体高度重新认识战争危害,建立起超越国境种族的历史认识,但这绝非纵容有些人打着学术和艺术旗号恶意歪曲历史事实,误导广大民众,给东亚和平互信带来麻烦。要想真正化解仇恨,防止历史悲剧重演,就必须牢记侵略战争带来的警示,摒弃弱肉强食的强盗逻辑,更加坚定维护世界和平的决心,警惕重蹈扩张争霸的毁灭之路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5年09月29日 24 版)

 

责任编辑:曹 江峰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