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烨评《梦摘彩云——刘勰传》:情文并茂的传记力作
发表时间:2015-12-09    来源:

  《梦摘彩云——刘勰传》:缪俊杰著;作家出版社出版

  缪俊杰撰写的《梦摘彩云——刘勰传》是一部难得的好作品。作者长期研读《文心雕龙》,对文艺理论家刘勰情有独钟,为写好传记又做了大量史籍的搜集与整理、古迹的踏访与调查,自身兼具厚实的文史造诣与坚实的文学功底,使得这部《梦摘彩云——刘勰传》既肌丰骨劲,又情文并茂,读来引人入胜,读后启人思忖,堪称今人研读和诠释刘勰其人其文重要的成果。

  《梦摘彩云——刘勰传》可圈可点之处甚多,我阅读之后印象最为深刻的,一是关于刘勰为撰写《文心雕龙》而多方面做准备的描写;二是以刘勰与文坛方家交谈对话的方式,对《文心雕龙》的要点与要义所作的画龙点睛的阐释。把这样两点写细了,又写活了,便使这部传记作品有了成功的基本保证。

  “生于宋,著于齐,官于梁”的刘勰,生活在南北朝的南朝时代,彼时战乱不断,政权更迭,是中国历史上最不稳定的历史时期。但“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”,8岁上父亲战死沙场,19岁上母亲因病不治归天,刚刚成年的刘勰便早早地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家寡人,无奈中只能去投靠建康定林寺的僧佑大师,以抄写和整理经书来糊口度日。正是从这里开始,作者以从容的叙事、细腻的笔触,详切叙说了刘勰由用心学习儒学,苦心钻研佛学,逐渐走向文章学、文艺学的经过。除去这种儒道佛和经学、史学与文学的知识储备之后,作者还特别写到刘勰对社会这部大书的阅读与体味。他目睹了南朝各位帝王如出一辙的骄奢淫逸,毫无二致的残暴不仁,又由这种世间的奢靡之风沿坡讨源,进而寻索到文场的不正之风,他为之痛心疾首,更为之忧心忡忡,决意要用一部文论著作,来“弘扬儒教”,匡正文风。于是就全身心地投入到“以儒家思想为立论之本”的《文心雕龙》的写作中。这里,作者既写出了刘勰写作《文心雕龙》的有备而来,更揭示了他专注于《文心雕龙》的深切用意。这种更切近历史事实和接近人物内心的描写,显然有助于人们走出就文论谈文论的旧有窠臼,更深刻也更内在地理解刘勰其人其作。

  为刘勰作传,既难在要把史料记载无多因而显得影影绰绰的刘勰写实、写活,更难在要把内容体大思精又文字诘屈聱牙的《文心雕龙》予以一定的呈现。而作者正由此显示出了自己的精神构思与特别功夫,那就是在构思这本《梦摘彩云——刘勰传》时,让刘勰与僧佑以“坐而论道”的方式,研讨篇章构思与立论、立意;在完成《文心雕龙》后,又让刘勰与沈约以“客厅畅谈”的方式,探讨和辨析《文心雕龙》的主要篇章与基本理念。《文心雕龙》的精义与妙韵,作者刘勰的用意与高见,在这种自由对话式的叙述中,得到了钩玄提要的介绍与深入浅出的阐释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这部书别具了另外一种功能,那就是《文心雕龙》的通俗译述与简明解读。

  第八章之后,写到刘勰的《文心雕龙》除了得到僧佑的赞赏和沈约誉之“深得文理”外,在文坛和社会没有引起任何关注与响动,写出了这个旷世少有的文论家不为人识的遭遇和郁郁寡欢的悲情。生不逢时,怀才不遇,当然是人生之悲剧,但这悲剧不只属于刘勰个人,它更多的属于他所处的那个时代。

  传记中专有一章写“求知音高山流水”,作者在题记里引述了刘勰在《文心雕龙·知音》里的一段话:“知音其难哉!音实难知,知实难逢,逢其知音,千载其一乎!”这是刘勰从自己的切身遭际中得出的至理名言,所以言之凿凿,掷地有声。但可以告慰刘勰在天之灵的是,自唐宋之后,《文心雕龙》就不断有人提及,明清之际,有关的考据与注疏更是蔚成风气,而今文坛,不仅有《文心雕龙》学会,《文心雕龙》学刊,《文心雕龙》原作也已成为文学专业的必读经典。这些事实连同这本传记,都可看作是刘勰其人其作在“千载”之后的知音。

 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5年10月20日 24 版)

责任编辑:曹 江峰
http://www.vxiaotou.com